lily

自己一时爽

运动会纪事
一米九的文科班男神跳了一米八四
全校瞩目

迢迢

脑洞来自b站  白雨姗山之北  一生为你
     “贵妃娘娘,时辰到了,秀女们都在殿外侯着了。”
“不急,这才多一会儿,还早着呢。”贵妃的语气听起来漫不经心,抑扬的戏腔本该婉转多情,可现在却又几分生杀予夺的狠厉滋味。又是一番打扮,等到眼梢眉角皆是风情,才扶了侍女的手缓缓上轿。
       这位贵妃,与别的女子不同,一颗心全然不在皇帝身上,或者说,不在情爱身上。她自视没有任何一个男子值得她魂牵梦萦,因此她在宫里,也不过是挂着贵妃之名,整日里唱戏作画,弹琴作曲,偶尔和皇帝品评诗词歌赋。更何况,皇帝只喜爱皇后,不舍得让皇后操劳,六宫都是摆设,她也乐得大权在握。
       才行半路,就看见半路上躺着一个男子,看样子却不像中原人,侍卫宫女忙把轿子围起来。“让开,是什么人?”贵妃厌烦的挥挥手,捏着帕子擦着护甲,等完吹完一口气后才慢条斯理的抬眼看他。“回娘娘,是个金发蓝眼的外邦人,好像昏过去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出现在后宫里的,奴才要不要叫侍卫……”“外邦人?”贵妃有了兴趣,“抬回宫里,先把他弄醒,不要声张。”“娘娘,这可是个男子……”“本宫不知这宫里竟是你做主了?”“奴才不敢。”
        因惦记着刚才的外邦人,贵妃草草结束了选秀回宫,却发现人都在门外站着,不敢进去。“怎么回事,怎么都在外面?”“娘娘,那人刚醒,可吓坏了正给他擦拭的宫女,现在大家都不敢进去了。”“废物,让开,本宫去看看。”贵妃走进,却没看见人,“人呢?”太监们都大着胆子进来了,贵妃扶着侍女的手坐下,“别告诉我你们连个人都看不住。”话音刚落,索尔就赤裸着上身从屏风后面走出来,手里还拿着衣服。贵妃愣住,看了几秒后就错开了视线,捏着帕子轻咳了一声。“大胆,敢在贵妃娘娘面前赤身,还不赶快把衣服穿上!”索尔英俊的异族面孔和健壮的身材让宫女和太监们都红了脸,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贵妃不知怎的有一种自家东西被窥视的感觉,有些不高兴的斥责道,“还愣着干什么,去找个翻译来啊。”太监如梦初醒般的跑了。贵妃屏退了所有人,殿门禁闭,只剩她和索尔。她站起来,即使踩着花盆底,她依然也只到他的下巴。这样的身高差让她很满意,她开始围着他细细打量。因语言不通,她也没打算说话,看了几圈之后,贵妃就坐了下来,言笑晏晏的看着索尔。
        翻译很快来了,贵妃扬一扬脸,“问问他叫什么,哪里人,怎么来这的?”“回娘娘,他叫索尔,来自阿斯加德,是,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呵,我看他是把脑子摔坏了。”贵妃勾一勾嘴角,露出平时对妃嫔们的笑容。索尔挑一挑眉,开始问翻译话。贵妃听着他们嘀嘀咕咕半天,一个字都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回娘娘,他在问这里的情况,还问,您是谁?”“哼……”贵妃轻笑,施施然端坐在椅子上,侍女太监们极伶俐,立马跪下来行礼,“贵妃娘娘万福金安”一屋子的人都跪在地上俯首帖耳,唯有索尔站在原地未动,皱眉看着这一切。贵妃也不着急,就摸着耳边的流苏瞧着他,也不管他听不听得懂,“跪下”索尔又站了一会,还是单膝着地,跪了下去。
      

double pick

富豪军火商x超级大明星
1.“嘿,别在意嘈杂声音,注视我的眼睛。”
       今天夜店的热闹似乎不同寻常,Tony看着一个又一个疯狂的小姑娘从自己身旁尖叫着跑过。“今天有什么明星吗?”“嗯……”happy在很卖力的查找,“实际上,今天是Peter Parker的临时路演,这里的交通已经变红了。”“PeterParker?那是谁?”“是目前最火的影视歌三栖明星,你不知道也很正常,毕竟他不是封面女郎。”“或许我们该换个地方?毕竟这里……”Tony说了一半,看见街上几乎已经停滞的车辆,认命地说,“看上去也不错?”
       
        我真是怕了

论有一个十七岁的恋人

    十七岁,是想支配别人又想被支配的年纪。
     Peter正处于这样一个自相矛盾的年纪,更完蛋的是他还有一个霸道总裁的男友。这让他沉迷于这段恋情的同时又很烦躁。
     终于,他下定决心!!!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Peter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进了Tony的实验室,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他剧烈的喘息了几口,背对着他的Tony带着耳麦,拿着工具,没有回头地问,“有事吗?” Peter更加生气,终于说出了憋了很久的话,“过来。”
     Peter说完,感觉很不错,但说这么强势的台词显然不是他的专长,心里咚咚地打着鼓,紧张的看着Tony。Tony摘掉耳麦,椅子缓缓的转回来,“什么?”对着那张低气压高气场的脸说出这样的台词还是需要很大勇气的,Peter偷偷咽了一小口唾沫,“过来。”Tony挑了挑眉从椅子上下来,走到Peter面前,“我过来了,然后呢?”
     显然,Peter并没有考虑这个问题。话都说出来了他总不能再让他回去吧???那样就真的完蛋了。
     于是,他,很有气场的站了起来,强硬的把Tony推倒在沙发上。Tony岔开腿,示意他继续。
     shit!Peter发誓原来的剧本绝对不是这么写的!事到如此,跑,明天就绝对起不来床;不跑,还,还有那么一点可能?天哪,他现在已经怂的一比了。
     上上上!
     他绷住脸,尽量装的高冷一点,他从高处俯视着Tony,然后,双腿跪在他旁边,坐在了他的腿上。Peter学着Tony平时对他的样子,也挑起他的下巴,睫毛却眨啊眨,就这样青涩的亲了下去。
     Peter本以为Tony会像以前那样把他摁在沙发上操,但是,他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Peter亲的时候本来是闭着眼不敢看的,现在疑惑的张开了眼,看到Tony那双放大版的焦糖大眼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他已经想要了。
     Peter挫败的捂住了那双眼,内心暗自呐喊,明明是自己勾引他,怎么自己先把持不住?这也太失败了!不行,再来一次。
     Peter这次直接把手撑在了墙上,来了一次强有力的墙咚,如果被咚的那个人不是双手交握气定神闲的坐在那里看着自己就更好了。“苍天啊,你就不能来点反应!”Peter自己亲到舌头发麻气喘吁吁可Tony还是没什么反应。“看上去今天你是boss,my owner .”Tony的性感低音在Peter耳边回响,还是这种台词,Peter不仅心跳加速,而且前面后面都有了反应。“不,一直都是你,Tony.”Peter像是认输了,把头埋在Tony颈边,舌尖浅浅的舔着Tony的脖子,心甘情愿的说,“my owner.”

囚心记

忽然有一种自私的念头触动了我。
我拿他来装饰我这简陋的房间,装饰我过于抑郁的心情。
我要借他来比喻葱茏的爱和幸福,我要借他来比喻猗郁的年华。
我囚住这他如同幽囚一只小鸟,要它为我无尽的歌唱。
我要得到他,无论生死。
                                                         改编自   囚绿记     陆蠡

根据歌词   配合音乐食用更加
远方 闪着微光      孤独 暗自生长
    Peter前十七年过的孤苦伶仃,苦不堪言,每天在贫民区的泥沼里挣扎
     Stark前三十年过的纸醉金迷,庸庸碌碌,每天在不知名的女人旁醒来
花香 被雪品尝     你的荣光 降下风霜
      Peter为了摆脱这一切,开始接受任务,利用自己去获得各种情报,最终遇见了Stark。Peter在接近的过程中发现他其实不算一个坏人,而自己的雇主却是个十足十的混蛋,于是Peter动摇了,开始策反同事,和stark伪装,传递假情报,迷惑他们,当然,为了一击必中,过程是十分痛苦且真实的,真实到stark甚至被口诛笔伐,家破人亡……
梦中 是谁在歌颂  滚滚红尘 情有独钟
     stark亦为Peter倾倒,他的狡黠,他的单纯,他或许是在和自己谈恋爱。他喜欢他。这是stark第一次想留一个人在身边,然而,并不能如人愿……
最后的目送   前路珍重 珍重
倔强 幢幢围墙      卑微时 你没离场
千言 万语在心中
喉咙胸口 涌动彩虹
      Peter功成身退,他并不想留在谁身边,成为谁的谁,他只想自由自在,来去无踪。那段和stark同甘共苦的日子诚然很好,但是呢,他不想要更多了。他按照合同拿了可观的报酬后,留下最后一段如梦般的旖旎后,彻底离开。
心房 有扇心窗    有张 温柔脸庞
      stark永远也不会忘了那个温柔的下午,那时他知道Peter其实就是蜘蛛侠,Peter也知道他是钢铁侠,正在要求自己为他修理一下损坏的吐丝器。Peter接了一个电话,沉默了很久,最后转过头看着他,彼时他正在专注的修他的吐丝器,夕阳正打在他的脸上,他的睫毛垂下一片光影,他拿螺丝刀的剪影被拉得很长。最后,Peter一咬唇,掐腰,对着电话说:“给你一个伸张正义的机会并且赚大钱要不要?”然后,他就幸运的被投诚了,Peter紧张在他对面坐好,“我要叛变你。”然后就开始了漫漫反水长路,这个计划其实没有他一样完成,只是苦一点罢了。但是有他在,过程就异常甜蜜了,每天看他在面前转转转,偷偷扯了电线不让他看到电视上的报道,晚上也像八爪鱼一样抱着他睡觉。尽管stark会在他睡着时打开笔记本调成静音看最新的报道,听最恶毒的讽刺,但低头看一看Peter温柔的脸庞,没有什么是他接受不了的。
离人在梦中    厮守 每个寒冬
    如果我不曾见过光明,我可以忍受黑暗。
    stark重回权力巅峰,他彻底成了一个独裁者,他建立了一个帝国,却失去了他的王后。他晚上醒来,胸前再也没有那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再也没有温柔规律的呼吸声。他鬼使神差的又打开那些刺耳的报道,他调到了最大声,空荡荡的别墅里回荡着对主人最刺耳尖锐的批判,“Tony stark终于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这是他咎由自取的结果……”“这位不可一世的独裁者终于下台,我们感到高兴……”“那些因他死去的灵魂终于得到安息,但我们更希望的是一命抵一命……”stark不置可否,安息?不,你们应该颤抖。
    与此同时,Peter在中东地区不亦乐乎的当着蜘蛛侠,行侠仗义,来去自由。他似乎真的忘了那一段纽约情缘,本来就是一场梦,阳光才是他Peter真正的归属。Peter又变回了一个真正的十七岁男孩,白天在安静的小城里读书,夜晚在红灯区除恶扬奸,直到他见到了Ned,“hey,好久没见”“hey,你,要不要回去看看他?”“他怎么了,过得不好呢?”Peter有些奇怪,“不应该吧,他应该过的更好了啊,他没有敌人了啊?”“实际上,这就是最大的问题,你有空可以看看电视。”
就算我 坠落     比 尘埃更微弱
    Peter打开了电视,正在重播stark最近的军事审判。
    原因很简单,他更新武器的速度太快,又拒绝向政府提供,国防部多次请求无果,只好请他上级别最高的军事法庭。stark变得比上一次还要牙尖嘴利,咄咄逼人,他虽坐在下首,却藐视着上方的每一个人。国防部最后忍无可忍,口不择言的说,“Mr.stark你不要忘了上一次你几乎倾家荡产,如果你还不和政府合作……”他说不下去了,因为stark的目光变得锋利无比。“How dare you ?”stark像是在嘲讽一个傻子一样,在众人面前放大了操作屏,上面是全部型号的武器和机器人,“Game over now,babies. You lose your daddy.”他按下了销毁键,冲着全美的摄像机。“现在,你们只剩下一个我,我可以一个小时内全部复原,同样我也可以让他们一辈子消失。如果我生气了,那么他们会落到谁的手里,我也不知道。不要拿世界和平威胁我,我对这个世界很失望。If you want to support,bill me.”他踹掉椅子,转身扣上西装,冲着无数的长枪短炮,他展现的只有一张冷酷到无情的面容,他再也不会伸出剪刀手,他的欢乐已经逃跑。他定定的看着其中一个镜头,消失前露出了最后一个冷笑,一个新的时代。
      随后这抹冷笑被当做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独裁者的回归”“冷酷的嘲讽”“死神重新降临”诸如此类的标题屡见不鲜,以前stark是从来不在意的,然而现在他容不得一点嘲讽,“撤掉,马上。”他越来越少言,时间都消磨在实验室里,stark industry 的发展却是前所未有,谁也不敢没有stark的最新武器,否则就会有压倒性的劣势,然而谁都拥有同样的武器,这使得世界处于一种诡异的和平中,谁也不敢轻举妄动,谁也不敢不蠢蠢欲动。
     Peter不太敢相信,这还是那个陪着自己作天作地的stark吗?他不知道该不该回去,堵上他的光明踏入他的黑暗,也许他这一次不会再放手,也许他不屑于牵手。
被夜色 分割    再被绝望撕扯
就让我 等着    悲伤逆流成河
    大雨,伴随着狂风。stark正在对着耳麦说工作,看到这样熟悉的大雨,他立刻掐掉了耳麦,陷入回忆……
    这是最后一次的旖旎。
    Peter拉着他,“stark,我们出去淋雨吧!”“what?no” Peter拼命拽了半天没拽动,最后只好说,“我想跟你在雨里接吻,回来在花洒下做 爱,行不行?”
    他没理由拒绝。
     下到天际都是灰白色的大雨一点也没浇灭两人的兴致,他们在雨里缠绵,瓢泼的大雨掠夺了他们本来就急促的呼吸,Peter被stark摁在墙上接吻,Peter数不清他已经咽了多少口雨水,他不在乎,他望着灰白色的天空,宛如望着这一场梦。他闭上眼沉浸在自己缔造的烟雨繁华梦里,就只一次,他告诉自己。
      他们把那一天过成了末日前的狂欢,他们折腾到深夜,直到Peter嗓子都干涸,再也叫不出声来 stark才抱着他沉沉睡去。
     再睁眼,就成了孤身一人。窗外是碧空蓝天,可他的心情却明媚不起来。身边的床单整整齐齐,就像从来没有人在这里睡过,那些个日日夜夜互相交叠的两人都是幻象。
     我说过,如果我不曾见过光明,我可以忍受黑暗。
     如果我不曾见过你,我可以这样过一辈子,Peter,你不该丢下我。
天地枯萎 生死相随     有你在 我就不退
      灭霸来了,地球上的超英尽数而出,蜘蛛侠也不例外,他从千里迢迢赶来,即使这里有他不敢见的人。众神合力,灭霸暂时退却。stark已经不需要铠甲,Peter也脱下了过于紧绷的战衣。他们穿着普通人的衣服,在一众神明和超英间格格不入,气氛过于诡异。stark站在原地不动,目光一错不错的看着他,Peter很想转头就走,但就是迈不开腿,不但如此,他还往stark那里走,“见鬼”,Peter小声抱怨,但还是一直走到了stark面前。stark依旧没有反应,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曾经离他远去的男孩,现在又主动回来,几年都过去了,他还是无法拒绝。Peter也半天说不出话来,他像是很难开口一般,“我,不走了。你还要我吗?”他虽然喜爱阳光,可再好的阳光总有腻味的时候,他想明白了,他要融入黑暗。在他很久之前看到电视上的stark时,他除了恐惧外,还有真切的心动。是和很多年前那个夕阳下的stark不一样的,说他什么都行,他就是喜欢这个更加黑暗的stark。
     当阳光和黑暗交织,那是令人心驰神往的黄昏。
你说 就想这样活      我们存在 就是首歌
相爱又离合    再抵死 也值得
     stark大厦的红毯前早就水泄不通的围了黑压压一片,交通也因此瘫痪,可没有人抱怨,因为今天是stark开新闻发布会的日子。全美国都在期待,这位掌控世界军火的独裁者又会颁布什么发令。汽车缓缓驶来,镁光灯像是摁了快进键一样闪个不停,照的黑夜如同白昼——stark的发布会当然要定在晚上。stark首先下了车,眼睛上早就带好了墨镜。可是他手里还拿了一副,绕到另一个车门前,打开车门,整个身子严密的挡住里面的人,仔细的为他带上墨镜。记者们更加疯狂,简直比得上大使馆前抗议的暴民,保镖们甚至都要被撞倒。stark伸出一只手,车中也伸出一只手,Peter站了出来。他已经蓄起了长发,棕色的长发束在脑后,墨镜遮住了他大半张脸,除了一身纯白西服证明他是个男性外,没有人猜得出他是蜘蛛侠。stark和他十指交握地向前走,等走到一个远离镁光灯的位置,他搂着Peter朝记者们站好。stark摘下了墨镜,Peter也摘下,属于蜘蛛侠的那一张稚嫩面孔露了出来,然而少了些少年的意气风发,多了如同罂粟般的万种风情。“我讨厌说废话,so……”stark挑了挑眉,Peter冲他露出一个邀请的笑,他挑起Peter的下巴,吻了上去。Peter轻笑出声,稍微向后弯了腰搂住stark的脖子。一黑一白,就在这万众瞩目的红毯之上,彻底融为一体。

这个妮妮白过分了!!!

high

这是一个Sherlock嗑药磕爆差点反攻的故事
    Mycroft赶来时,场面已经不受控制,Sherlock显然是嗑药磕过了头,对着本来就惨不忍睹的墙一顿乱轰,哈德森太太都准备拿着小提琴对着他的脑袋来上一下,John在拼命阻止。“哦,我亲爱的哥哥,您怎么来了,是大英又出了什么问题吗?不好意思我现在不想解答。”Mycroft深知此时Sherlock的智商为零,搞不好还是负数,于是根本不搭理他,只对着John和房东太太说“这里有我,你们先走吧。”“有你?有你又怎样?你以为我还是那个任你摆布的弟弟吗?尊敬的Mycroft。”Sherlock尖锐无比,刻薄的把Mycroft奚落了一通,Mycroft依然采取冷暴力政策,“没事你们先走吧。”Sherlock狠狠地一甩枪,直接走过来把Mycroft反身按在了墙上,膝盖顶着Mycroft的,下半身还若有若无的顶在Mycroft后面,“我的哥哥,这个时候最好不要惹我,我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走。”
     门关上。
     Mycroft手上用力,瞬间把Sherlock和自己掉了个个,只不过Sherlock嗑药过头手里发虚所以没多大劲,但Mycroft可是用了十分力,几乎要把Sherlock的手腕生生扭断,“想死?我成全你。”剧烈的疼痛让Sherlock清醒了一些,“Mycroft……”带了些惊慌和不安。“现在知道怕了,你竟然去吸毒,你要是真想吸我就带你回去,天天把你泡在毒品里,想不吸都不行。”Mycroft把人翻过来,手上的力道一点没变,暴怒的眼睛直视着Sherlock迷蒙的一片蓝色。“我那是工作需要……”Mycroft不想再听Sherlock嘴中的鬼话,捏住他的下巴,吻了上去。他撬开他禁闭的唇,狂风骤雨般的掠夺着他口腔内的气息,是high过头的余韵,Mycroft觉得自己甚至也要high起来,是上瘾的感觉。Sherlock的唇齿间似有无尽的甜美,有致命的诱惑,让他除了汲取无法自拔。终于他在Sherlock快断气的时候放开了他,看着他撑着自己满面通红的喘气,“如果工作需要这个呢,你也可以?”“Mycroft你不要无理取闹,我没有工作是需要这个的!”“现在有了”Mycroft把他抗在肩上,走向那间昏暗且狭小的卧室。“Mycroft你放我下来,混蛋!”Mycroft把Sherlock甩到床上,抽下自己万年不变整齐的领带,用来捆住这个神经错乱的弟弟的手,然后将腿拉到最大,确保他不能乱动,然后,就这样,两个几乎穿戴整齐的人就这样做着最原始的事情,没有任何前戏。“疼,Mycroft你太久没有做都没有经验了吗?”Sherlock虽然疼的攥紧拳头,但依然不改毒舌本性。“恰恰相反,我和别人做的很多,但跟你这种嗑药的人还是第一次,如果你没有嗑药的话,我保证可以让你欲罢不能,但现在,you deserve it.”“shit!”Mycroft解开领带,换用自己的左手桎梏着Sherlock的双手,右手掐着Sherlock的腰,Mycroft的手比领带更有温度,也更加刺激,Sherlock恶劣的在Mycroft的手上抓出一道道血印,“哥哥,你现在的样子真是跟白天判若两人啊,这才是你的本性吧?”Sherlock为自己小小的胜利感到开心,Mycroft左右手都开始用力,Sherlock的笑微微扭曲,他敢肯定明天不管是腰还是手,都会青紫交加,无法活动。“有空分析我,还不如想想自己明天怎么下床?”Mycroft开始更深的侵犯,这下只能看到两人拉开的裤链,其中的风光可是一点也看不到了。Sherlock浑身都在疼,又好像都在爽,多亏他的毒药,此时他只觉得爽,神志不清之下,他也开始说一些平常绝对不会说的话,“bro,你好棒,继续。”Mycroft看他已经彻底投入其中,干脆脱了Sherlock的裤子,让他坐上来,自己则慢条斯理的啃咬着Sherlock的脖子,并用牙齿解他的扣子,左手松开了Sherlock,两只手都紧紧扶着Sherlock的腰,扶着那穿的完好却前襟大开的西服……
        再醒来,Sherlock两只手被分别拷在床头,眼睛被黑布蒙着,身上是纯黑的羽绒被,整个人被黑色包裹,却又显得无比情 色。他看不到,却能感觉到,有一双手,从他的脚踝上移,腿骨,腰侧,直到脖子,他似乎在考虑要不要掐断这脆弱的脖子。“brother mine ,你可真无聊”,下一刻,他身上的被子被掀起,整个人暴露在空气,和他哥哥的打量下……
     又是新的一次……